2002年女排世锦赛让球风波 ,一场“让球”风波引起的后果陈忠和排球女排

  中国女排在第一阶段小组赛中以4胜1负积9分成绩排名小组第2,进入12强复赛。但在9月3日,为避开第二阶段的俄罗斯队,中国女排以0:3惨败于韩国队。中国队在复赛中获得了2胜1负的…

  

中国女排在第一阶段小组赛中以4胜1负积9分成绩排名小组第2,进入12强复赛。但在9月3日,为避开第二阶段的俄罗斯队,中国女排以0:3惨败于韩国队。中国队在复赛中获得了2胜1负的成绩,进入8强。在第三阶段1/4决赛中战胜巴西队进入4强,但在半决赛中负于意大利队。最后以1-3负于俄罗斯队,最终获得第四名

  2002年的第十四届世锦赛,留给中国女排的绝对是灰色的记忆,在小组赛确保出线的情况下,中国女排为了在复赛中选择对手而意外败给希腊,复赛阶段又为了避开俄罗斯队而“让球”给韩国队,这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。尽管中国队在1/4决赛击败巴西,但是如意算盘最终还是没有打准,半决赛输给后来夺冠的意大利队,并在季军争夺战中不敌俄罗斯队,最终只取得第四。中国女排为选择比赛对手而两次涉嫌让球,遭到了舆论和球迷的一致谴责,主教练陈忠和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可以说这次世锦赛之旅是中国女排最不光彩的一次。

  从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位置上卸任的徐利采访内容,访谈中徐利一反媒体平日对他的印象畅所欲言,他谈到了自己因为排球职业化遭到的指责,谈到了02年女排[微博]的那一次让球风波,谈到了王宝泉辞职之后他曾经第一时间找到了陈忠和,希望对方能够回来,总之他谈了很多很多,以下内容节选自马寅博客(黑体字部分为马寅提问内容):

  2002年女排世锦赛让球风波 ,一场“让球”风波引起的后果

  16年前担任排管中心主任,是你的兴趣愿望,对女排的感情,还是组织安排?

  徐利:当然是组织安排。我来排球中心之前,既不会打排球,也不懂排球。中国女排1981年第一次夺冠,我还在北体大上学。1984年分配到国家体委人事司工作时,正是女排最辉煌的年代,感觉女排那么高高在上,离我们很遥远。 我到体委工作时袁伟民已经是我们的领导,正好分管干部工作。13年以后组建排球中心,任命我担任中心主任,这和袁主任对我的信任分不开。从我内心来说是很高兴进入排球圈的,但是当这个中心主任压力有多大,我没来的时候就知道,排球成绩好,名人多,老专家老教练也多,处理好各方关系就不是件容易的事,加上社会、媒体和上级都对这个项目有很高的要求,大家都很关注,干好不容易。

  不过那个时候我就有信心当好这个中心主任,因为我是个认真的人,我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认真,甚至是太认真,而且我很有激情,抱着去拼一下的态度,想证明一下,看看我行不行。当时我也不想强调困难,因为人事干部出身,我们经常跟很多班子、干部谈话开会,给人家提要求,告诉人家该这样该那些,自己从来没有干过,我不想给别人一个印象:平时指挥人家的时候什么都行,一让自己干活就掉链子。

  我记得你上任时接受《中国排球》杂志采访,曾说希望把后半辈子都奉献给排球。

  徐利:我给你讲个故事,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女排第五,领导不满意,球迷不满意。那年10月16号,袁主任在没打招呼的情况下突然来排球中心,走到楼下秘书才给我打电话让我召集中心的人开会,传达中央主管体育工作的***同志对排球工作的重要指示。 袁主任说,***同志在去江苏调研时曾询问孙晋芳有什么办法帮助女排打翻身仗,并指示一定要把中国女排搞上去。就在那次会上,袁主任很严肃地说:女排是你的,还是我的?是全国人民的!必须搞上去!我当时拍着胸脯说行,但是您得给我时间,起码再给我四年。后来我听说袁主任真去跟管人事的干部说了:别动他,给他时间。 其实我至今非常感谢袁主任对我的信任和支持,他作为我们的老领导,也是中国排球协会主席,不仅仅忠和受他影响很深,我和全强也得到了他很多帮助。

  四年时间,你真带领中国女排实现了腾飞,说到做到,这非常了不起!

  2002年女排世锦赛让球风波 ,一场“让球”风波引起的后果

  徐利:回忆起来,那四年,应该说从2001年到2008年那八年时间,的确是最美好的时光。压力是最大的,痛苦是最多的,但是幸福感和成就感也是加倍的。记得2004年雅典奥运会夺冠第二天,我带冯坤[微博]去央视做节目,忠和带周苏红去网站聊天,回来以后队员们都收拾得漂漂亮亮的,高高兴兴去参加闭幕式了,我和忠和在屋里聊天。 我说你看队员高兴,她们在这队里奋斗四年,日复一日的训练,一场接一场的比赛,她们是亲手实现梦想的人,你主教练,带着这一帮姑娘训练比赛,是她们实现梦想的带路人,那你说我作为中心主任,我在这队里是干什么的?后来我总结了八个字:煽情、讲理、服务、把关。

  煽情嘛,是我的长项,我每次在比赛之前的激情动员,队员都记得,不要认为这是虚的,球队在疲惫的时候,输球的时候,如何饱满投入下一场比赛,煽情动员非常重要。印象最深的是我们2001年、2002年打日本队,总是不自信,关键球拿不下来,后来我们就特别重视战前动员,到现在张越红、冯坤她们可能都记得我当时说的战日本12字要诀——眼要红,血要热,心要狠,手要黑。

  讲理很简单,作为领导,政策规划方针的事掌握得更清楚,教练有时身在其中,领导可以做到更理性更宏观,谈心讲道理。服务更不用说了,做好保障,当好后勤,给教练队员关爱照顾,营造和谐的气氛。把关,带领球队在大局下行动,清醒中前行,当然把关不力就会出事,“让球事件”,我要负领导责任。你说这算我作为中心主任总结的成功经验吗?并不是说中国女排拿到了冠军就一好百好,当然也很遗憾我们无法用更多的成功来印证这些经验。

  2002年女排世锦赛让球风波 ,一场“让球”风波引起的后果

  徐利忆02女排让球事件:这事一出来我的仕途也到头了,坦言09年选帅对不起陈忠和:我们俩的感情很深

  对于中国女排这个团队来说肯定是非常有价值的成功经验,而且你本人也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。但是2008年之后,你作为中心主任对中国女排的工作过于投入也招致不少非议,认为你重女排轻男排,重国家队轻联赛,保塔尖忽视塔基,急功近利?

  徐利:我不认可这样的说法。排球中心作为有奥运夺牌任务的项目中心,确保夺牌重点项目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是第一要务,是最重要的任务,你可以说奥运奖牌不是一个项目发展的全部,这我同意,但这是我们必须做好的工作和责任,具体到排球中心,我们的重点就是女排和女沙,确保这两个项目完成奥运夺牌任务。

  至于男排、联赛,还有后备力量,那也都是非常重要的工作,我们也一直认真对待,不能说工作有所侧重就是忽视,不是说排球在发展过程中遇到问题我就是“绊脚石”、“拦路虎”,这样的词你们新闻媒体不能随便用。

  但客观情况是,你在任这16年,除了中国女排时隔17年再次腾飞,拿了一个世界冠军和一个奥运冠军,女子沙滩排球拿到了奥运奖牌,在其他领域,男排水平越来越差,联赛距离职业化越来越远,排球人口越来越少……

  2002年女排世锦赛让球风波 ,一场“让球”风波引起的后果

  徐利:我倒认为我这16年干得都不错。排球项目平平稳稳,女排四届奥运会都参加了,一金一铜两个第五,四届亚运会都是冠军,伦敦奥运周期遇到那么多困难还能坚持下来没有继续下滑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 你们媒体问责,主要是看女排成绩不如人意了,不满多了。包括职业化的问题,你们说我不积极推动中国排球的职业化进程,问题是中国排球真的像你们想像的那样一职就灵吗?职业化,大家流动起来,比赛好看,还都有钱挣,我不知道那样好吗?但是你看现在排球联赛在中国,到底是发展问题呢?还是生存问题? 你们说我要对联赛“一潭死水”负责,我倒是觉得我在维持联赛16年没断这方面是有功劳的。

  很多人都不知道,1997年排球中心刚刚成立,就面临联赛没有赞助商的难题,最后是中心拿出了几乎所有的积蓄800万把联赛搞起来了。虽然是“裸奔”,但至少保证了那个赛季的联赛顺利进行,当时如果断了,那真就办不下去了。 后来几年,哪年不是我们求爷爷告奶奶,我一个中心主任,亲自跑去跟人喝酒,叫人家“大哥”,就为了得到一些资金支持,坚持把联赛搞下去。你们老说足球篮球都职业化,排球怎么不行,那我想问问你们,人家唱歌的开演唱会观众能塞满一个体育馆,你用一个京剧演唱会试试?市场的问题,你必须实事求是。

  2002年女排世锦赛让球风波 ,一场“让球”风波引起的后果

  给我的感觉,我们那些批评报道,你似乎都看了,连很多用词都记得很清楚。我们说了那么多你并不赞同的观点,甚至直接向你这个中心主任问责,你是生气,还是委屈?

  徐利:我不仅看了,我还都下载留起来了,对,我还有剪报,我很喜欢留各种资料。看你们的批评报道,我谈不上气愤或是委屈,你要想听我的真实想法,我的第一反应是:你们一群小年轻懂什么?!中国排球的情况,是你们懂还是我懂?排球职业化的问题,是你们清楚还是我清楚?我真是这么想的。 但是你们说就说吧,对排球也是一种宣传,问责总比不闻不问好,骂总比连骂都懒得骂要好,而且除了那些恶意中伤我的,绝大多数媒体主观愿望还是好的,想催促中国排球进步,三句话里起码有一句是有道理的吧,我们也该想想。再说我们的工作确实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,被你们抓住批评,也怨不得别人。

  你面对这些问责,或是一直以来面对采访,为什么那么喜欢打官腔呢?

  徐利:当领导,打官腔还是必要的,打官腔和说实话,肯定是说实话的得人心,但是作为中心主任,很多时候我接受媒体采访必须打官腔,不能什么都跟你们实话实说。我也知道你们喜欢忠和那样的态度,那样的笑脸,但是我做不到。

  人家忠和,名字里就有个“和”字,又天生一副笑模样,是好。 我呢,脸是爹妈给的,看着就严肃,难接触,再加上个性是经历决定的,我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看过四年监狱,后来干过机修钳工,1977年考上北体大,毕业后进体委人事司,当人事干部,你说我这一路走过来的经历,哪个是跟人家笑脸相迎的? 你们都不知道,刚当排球中心主任那半年,我不敢接受采访,央视来找我,拍一段东西得重来好几回。

  2002年女排世锦赛让球风波 ,一场“让球”风波引起的后果

  2001年忠和出山时,我应付媒体已经自如多了,可是忠和还不行呢,加上他那一口福建味儿的普通话,说快了别人根本听不懂几句,我怕他紧张,事先模仿你们的角度和语气给他列了20几个问题,然后一个一个把答案给他写好,让他熟记,那时候我意识到,其实我对媒体有很强的防备心理的。

  不过好了,都过去了,今后再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关注了,还用面对媒体吗?

  我不知道…… 坐在训练局局长办公室里的徐利,看着桌上新发的一堆办公用品感慨。 注意到,在计算器、复印纸、大大小小的笔记本下面,是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的红头公文纸。 他说,这个办公室阎世铎坐了八年,现在轮到他了。从现在开始,他会像他的前任一样,远离喧嚣,平平静静在这里干到退休

为您推荐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返回顶部